石嘴山|不高管抛售股票需提前 公告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元柏 元柏 07月12日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石嘴山因贺兰山脉与黄河交汇之处“山石突出如嘴”而得名,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北部。

1956年,国家决定大规模开发石嘴山丰富的煤炭资源。1958年,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报请国务院撤县(惠农县)建市。1960年1月设立石嘴山市。石嘴山市是国家重要煤炭工业城市、宁夏能源重化工和原材料工业基地,号称“塞上煤城”。此后很长一段时间,石嘴山因生产无烟煤而名扬中外。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2019年“七一”前夕,我们乘坐由银川开往汝箕沟的印有时代标记的绿皮小火车,去追寻先辈当年的创业足迹,去回顾那段激情燃烧的岁月,去感受石嘴山六十年的沧桑巨变。

绿皮小火车在群山中穿行,作为三线建设者的后代,望着车窗外连绵起伏的荒山峻岭、时隐时现的厂矿旧址和古朴怀旧的小镇站台,不禁触景生情,一路追忆,一路感动......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上世纪六十年代,为了应对复杂的国际政治局势,为了在战争爆发的时候能够保存军事工业生产能力,中央做出了“深挖洞,广积粮,备战备荒”的战略部署,将全国划分为前线、中间地带和后方,分别称为一线、二线和三线,就是在中国西南和西北的13个省、自治区建设军事工业基地,进行了一场浩浩荡荡的战略转移。在长达17年、横贯3个五年计划的时间里,成千上万的建设者,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和“支边光荣”的时代感召下,打起背包,告别亲人,远涉千里,带着对故乡的眷恋,从繁华的大城市来到荒凉贫瘠的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挑背扛,在自然环境恶劣、交通不便、材料和设备供应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历尽了千辛万苦,用青春、汗水乃至生命,建起了1100千多个工矿企业,形成了中国可靠的西部后方科技工业基地,初步改变了中国东西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布局,带动了中国内地和边陲地区的社会进步。这就是对当代中国尤其是中国西南和西北地区影响深远的“三线建设”。

据统计,三线建设,国家共投入资金2052亿元,参与三线建设者有400多万人,他们中有拔尖的工程技术人员,出色的大学毕业生,优秀的技术工人、军转干部和城市知青,都是来自各行各业的精英,他们在中国西部贫瘠的山区里用意志和精神创建了一个又一个国防工业基地,形成了一个强大的战略后方。

“三线建设”是中国经济史上一次极大规模的工业迁移,是一段值得永远铭记的历史。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石嘴山这座荒凉贫瘠小城也由此走进了这段特殊的历史。来自祖国各地、操着不同口音的建设者汇集到贺兰山下的深山荒野中,在这个陌生环境中开始了艰苦海量数据股票诊断的创业之旅。

石炭井矿务局一矿职工主要来自本溪;二、三矿主要来自鹤岗、双鸭山;白芨沟矿主要来自甘肃山丹;大峰矿主要来自辽宁抚顺;乌兰矿主要来自阜新。到1964年底,石嘴山矿区的职工队伍已经是一个二万人的煤炭生产建设群体。同年,冶金部决定建设冶金部905厂和第三有色金属研究所,将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的大部分室、所搬迁到宁夏,进行钽铌铍的研究和生产。随后,这部分人员陆续离开首都北京来到石嘴山。

1965年,石嘴山钢铁厂扩建,鞍山钢铁公司、天津市冶金局、本溪钢铁厂支援了大批干部、技术人员和机器设备。1966年,在中央“三线建设”方针指导下,煤炭工业部决定,在宁夏大武口兴建西北煤矿机械厂,生产煤矿井下回采工作面运输设备、金属结构产品和防爆电动机,分股票中的白马股有那些别从张家口、淮南、抚顺等煤矿机械制股票投机行为掩盖生产造厂抽调干部、工程技术人员和部分工人1400多人。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1965年,国家批准成立贺兰山煤炭工业公司,成立了第一建井处、第二建井处和建筑安装工程处,后合并改编为煤炭工业部第79、80、81工程处(基建公司的前身),受煤炭部直接管理,人员来自黑龙江、甘肃、四川等地,在戈壁滩上用一砖一瓦建起了大武口、煤机一、二、三厂,洗煤厂、905厂,石嘴山城市雏形。

自那时起,贺兰山从千百年的沉睡中醒来,百里煤海,连绵起伏,索道凌空,彩旗飞扬,机器马达日夜轰鸣,一座座肩负国家兴衰重任的工厂拔地而起,一口口矿井依山而立。宁夏工业史上的第一锹煤、第一度电、第一炉钢铁、第一吨水泥都在这里诞生,填补了宁夏许多工业上的空白,奠定了宁夏工业的基础。

50多年来,石炭井矿区生产的无烟煤闻名中外,滚滚的乌金从这个西北边陲小城源源不断的运送到国内外,石嘴山也由此被誉为“塞上煤城”、宁夏工业的先锋和摇篮,成为国家重要煤炭工业城市。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时代更迭,改革开放后,随着国家产业政策的调整,大多数三线企业在完成了那段特殊使命后,或破产或转型重组或异地搬迁,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原工业遗址也正在或已经消失,三线建设已成往事,成为了一个时代变迁的缩影。

从六十年代中期到今天,50多年的光阴宛如白驹过隙,在工业化奠基时代渐渐远去的今天,作为工业遗产的三线工程是什么样子,当年那些转战千里的三线建设者、那些曾经把青春和整个人生都献给了三线建设的优秀儿女,他们的暮年生活得怎样?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带着无尽的追忆和牵挂,我们踏上了这片曾经波澜壮阔、激情燃烧的土地。透过蒙蒙细雨,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萧条破败的景象,矿区的辉煌已不在,厂房门窗紧闭,机器被灰尘包裹,大部分建筑已人去楼空,牛羊的鸣叫声代替了昔日机器的喧嚣;一排排自卸车、铲车和钢铁架静静地停放在那里,见证着这片土地的荣辱兴衰,好像在诉说着它们的来世今生;空空荡荡的街巷,院落中疯长的杂草,用红砖砌成的年久失修、低矮破旧的房屋,有着英雄暮年的沧桑感;闲置厂房墙壁上的毛主席诗词“虎踞龙盘今胜昔,天翻地覆慨而慷”、“春风杨柳万千条,六亿神州尽舜尧”等标语依旧清晰可见,仿佛诉说着三线建设者对祖国的一往情深。

石嘴山|不能忘却的三线记忆

当年支宁父辈们的青春芳华早已伴随那战天斗地的三建建设消失得无影无踪,那些怀揣着为祖国国防军工事业奉献青春与生命的热血青年绝大多数已长眠在贺兰山下,他们的后代如蒲公英般在这里扎下了根,留给三线人的是回不去的故乡。然而,当年建设者们“祖国的需要就是我的选择”的家国情怀早已根植于他们子孙的血脉里,他们是我们心中真正的钢铁巨人!

50多年的风雨历程,三线建设给这片土地打上了无比深刻而光荣的时代烙印,为石嘴山的经济建设书写了传奇和辉煌,为后人留下了丰富而珍贵的精神财富和文化遗产。

贺兰山峰峦仍在,黄河水波涛依然。汽笛长鸣,火车缓缓离开了汝箕沟车站,微风细雨中,我们向那段辉煌的岁月告别,向那些来自五湖四海的英雄前辈致敬。

(来源:石嘴山市新闻传媒中心 撰文:钮秀荣 编辑:邓龙)

免责声明

1、凡本号注明“原创”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三线那些事儿”,未经本号授权不得转载。已经本号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三线那些事儿”。

2、凡本号注明“来源:XXX”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正能量的信息,并不代表本号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在15日内联系“三线那些事儿”。

相关阅读